生活方式,

为什么可以明天做的事一定要放到今天?

作者 02/02, 2018 · 4 分钟读完
分享本文

Marc Rogers 已经步入职场二十多年了,他曾在英国运营商 Vodafone 进行了十年的管理安全工作。他还曾在南韩担任过首席信息安全官,并创办了一个颠覆性的湾区创业公司。他从八十年代就开始进行黑客攻击,现在他是个白帽黑客,也是 Cloudflare 的安全负责人,他还组织了世界上最大的黑客大会。


以下是 Lifehacker 对 Rogers 的采访:

Q:首先请讲讲你的故事,你是如何达到现在的成就的?

自 80 年代以来,我一直是黑客行为的重要成员,也是 19 年来全球最大黑客大会 DEF CON 的组织者。我目前是 DEF CON 的安全主管。现在的结果就是,很多人从 Cjunky 或者 Cyberjunky 开始认识我。

我的第一次黑客行为,应该算是我进入了我 15 岁就读的学校(哈哈)。后来,在 90 年代,我与同伴共同创办了臭名昭著的英国黑客组织,我们被称为 “敌对势力的代理人”。我们的公司被认为是黑客行为的先锋,我们成为了第一批 “道德黑帽黑客”。

今天我仍旧使用黑客技巧,但是我成为了一名白帽黑客。我最近的一些黑客攻击包括 Google Glass,Apple TouchID,最著名的应该是特斯拉的 Model S 跑车。

Q:有什么 app/ 软件 / 工具是你离不开的吗?

我随身携带网络分析工具和一套可拆卸的电子硬件工具包。

Q:你的工作区域布置是什么样的?

有点乱,到处都是半拆解的电子产品。我有一对 27 英寸超高清显示器和几个加载英特尔 NUC 运行 Linux。

Q:你认为自己比别人过得好吗?你的秘诀是什么?

拖延症。为什么可以明天做的事一定要放到今天?

Q:你在工作时喜欢听些什么?

我在思考时,喜欢沉默;进行黑客工作时,我喜欢 70 年代朋克;开车时我听 BBC。

Q:当你想逃离工作时会干点什么?

进行黑客工作。我那些最好的黑客行为基本上来自于在家放松的时候。

Q:什么是你收到的最好的建议?

别担心人们对你的看法。相反,学会喜欢你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个人。

开始订阅
每周发送内容更新汇总到你的邮箱(随时退订),关注微信公众号「团队头条」(ID:teamxtt)获取每日更新。